美景
美食
旅游
房产
文化
人物
身边事
随手拍

中国第一古刹白马寺是佛界瑰宝 充满神秘色彩

2014-11-20 10:54:48来源:洛阳在线

1.jpg

  在洛阳城东12公里处,有一座香火旺盛的千年古刹,更是善男信女争相朝拜的圣地。它就是被誉为“中国第一古刹”的白马寺。在这座寺院里,佛教留下了许多神秘的传说。

  “永平求法”

  佛教在中国的传播,是以充满神秘色彩的“永平求法”开始的。这是发生在东汉永平年间,一个最为传奇的故事,故事是从一个皇帝的梦开始的……

  有一天晚上,汉明帝刘庄在南宫疲惫地睡着了,不久,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见一金人,相貌庄严美好,头上有光环辉耀,像是一个闪烁的日轮,金人神情怡然自得。

  汉明帝十分惊讶,正要询问他是谁,那金人头也不回地飞升空中,径直向西去了。

  汉明帝不由地从光环辉耀的梦中惊醒过来,睁眼一看,残灯尚明,原是一场梦,寝殿中什么都没有。

  第二天早朝时,汉明帝就将这个神秘的梦告诉了大臣。见多识广的太史傅毅对汉明帝解释道:“臣听说西方天竺有位神,这位神的名字便叫佛,佛的形象同皇上所梦见的金人一样。”这席奇奏高谈,引起了明帝极大兴趣。

  念念不忘自己在梦中见到金人时,心中感到愉快的明帝,听了大臣的解说后恍然大悟,认为自己是与佛有缘。于是,就决定派遣使臣西往天竺,求取佛法。

  经过四年的筹备,东汉永平七年,汉明帝亲自点名派遣使臣郎中蔡愔和博士秦景带着一帮人马浩浩荡荡出使西域天竺,拜求佛法,迈出了“西天取经”的万里征途第一步。

  求法使团奉汉明帝重托西行取经,途经千山万水,饱尝风霜雨露,终于到达天竺国的佛教流传地与天竺毗邻的大月氏(yuzhī)国,也就是今天的阿富汗一带。在此期间,求法使团一行人巧遇到正在这里弘扬佛法的两位天竺高僧摄摩腾和竺法兰。于是,蔡、秦等人邀请二位高僧东赴汉地讲经传法,二僧慨然应允。

  终于,在永平十年,求法使团偕同摄摩腾和竺法兰用白马驮着经卷、佛像,十分艰难地回到京城洛阳。这一年,是公元67年,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永平求法”。

  汉明帝在都城洛阳以极隆重的仪式亲自迎奉求法使团。相传两位高僧带来的佛像形貌与明帝梦中的金人一般无二,明帝见后十分高兴。为尊重两位印度高僧,汉明帝派使臣将他们安置在当时负责接待外国使节重臣的最高官署鸿胪寺暂住。

  第二年,也就是公元68年,汉明帝敕令按照印度佛教寺院的样式,在洛阳城西,雍门外三里御道南,为两位印度高僧修建了中国的第一座佛教寺院——白马寺。

  佛法名刹

  那么,中国的第一座佛寺为何命名为“白马寺”?僧院又为何称为“寺”呢?

  虽然,后世学者对“永平求法”和佛教初传中国的时间、路径等也有争议。但一个不争的事实,白马寺作为中国第一座佛教寺院,对佛教在中国的产生和传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所以,白马寺被称为中国第一古刹。同时,也被称为“祖庭”和“释源”。

  东汉建立的白马寺现已无迹可寻。但是,白马寺在东汉的建立不仅标志着佛教在中国的正式传播,而且意味着当时的统治者对佛教教义的认可和支持。

  以此为契机,两位印度高僧开始在此礼佛度徒、诠经传灯,从而逐步奠定了白马寺“祖庭”、“释源”的独尊地位。

  进入唐朝,白马寺更是迎来了自己的鼎盛时期。唐朝历经太宗、高宗的奉佛护法,佛教的地位已经如日中天。这时,出现了中国僧徒各自诠释佛经和阐述教义,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具有中国化的佛教宗派。

  在武则天这个时期,洛阳白马寺迎来了自己的辉煌盛世。中国第一古刹白马寺,成为空前雄伟壮观的大寺院。传说唐代白马寺的规模异常宏大,其山门几乎直抵洛河北岸。

  但是,白马寺无法永生在唐代的繁盛里。到了中唐时期,一场空前的灾难来临了。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会昌法难”。终于,这个有着“国寺”地位的白马寺也不能幸免了。

  白马寺同全国各地的佛教寺院一样,遭到寺院殿宇被拆、僧尼勒令还俗、一切经像尽毁于火的厄运。公元845年的“会昌法难”是中国佛教发展史中,所受到最为严重的一次打击。

  佛界瑰宝

  在近两千年的历史风雨中,白马寺虽然数毁数建,但它的寺址却从未变过。白马寺为一长方形的院落,总面积约4万平方米左右,有一百多间殿堂,是典型的汉地佛寺纵轴式布局。

  大佛殿是白马寺的主要殿堂,重大的佛事活动,一般都在这里举行。大殿内正中,佛坛之上供奉着七尊造像,正中释迦牟尼佛,坐于须弥座上。

  这里的塑像,据说是释迦牟尼佛,最后一次讲经说法时的形象,此次讲经,他并不讲话,叫做“不语说法”。

  这里大雄殿内的两侧,供奉着十八罗汉。他们能断除一切烦恼、引导众生向善、堪受人天供养的圣者。大雄殿中的这些佛像的背后,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20世纪70年代初,2900多件珍贵的历史文物,由北京故宫秘密迁往洛阳的白马寺。

  从北京故宫大佛堂,迁运洛阳的2900多件珍贵文物中,价值最高的就属被安置在大雄殿这里的三世佛、二天将、十八罗汉。

  这23尊造像是元代用夹苎干漆造像工艺塑成的,十分珍贵。它们全都是由丝、麻制成,每尊重量仅有3到5公斤。从元代至今700多年来未经修缮,色彩仍然如新,是国内罕见的稀世珍品,也是白马寺的镇寺之宝。

  这个在白马寺整个古建筑群中自成格局,由青砖镶砌的高台,便是被称为“空中庭院”的白马寺清凉台。这个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地方,却有着很多神秘的故事。

  清凉台上的这两尊塑像,就是永平年间,汉明帝夜梦金人,从国外请来的两位印度高僧,摄摩腾和竺法兰大师。白马寺也因他们的译经,而成为中国的第一所译经道场。

  最早从印度流传过来的佛教典籍都是梵文版的,要让中国人看懂这些典籍,翻译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所以,摄摩腾、竺法兰两位高僧,在清凉台开始了翻译佛经的工作。

  就在这个地方,两位高僧撷取佛教中大小乘义理,译出了一本著名的经书《佛说四十二章经》。这本神秘的经书,究竟讲的是什么呢?

  由于《佛说四十二章经》简要平实,且富含哲理。很快就为当时的贵族及士大夫所传诵,佛法也因此随之深入民间,融入中国人的生活中。

  摄摩腾、竺法兰圆寂之后,西域僧人不断来到洛阳,参与佛经翻译。译经的同时,也开始在洛阳讲经,白马寺成为中国佛教早期传播和佛事活动的中心。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有不少得道高僧,在白马寺奉佛度徒,诠经传灯。他们的业绩,曾谱写了中国佛教史上,引人注目的篇章。

  弹指一挥间,近2000年过去了,然而,白马寺依然巍峨。今天的白马寺,虽饱经沧桑荣辱,但无论是其建筑布局,还是佛事活动,都给世人一个明白无误的提示。